Loricae

记录贾鬼的小日常

朋友们不要睡了起来磕糖啊🙋🏻

gjj和琳娜们今年都能诸事顺遂🙏

2019也要这样笑着过☺️


Happy New Year 🎉🎆

做戏———长得俊

吵架和好,小u切开黑,勉强he

给喜欢zdj的朋友写的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不要拍我:(




“喂,尤长靖你这什么表情嘛,来,笑笑。”




被捏着脸蛋的我挤不出一丝笑容,那是平时我最擅长的,乖巧的笑。




演播厅东楼最偏的那间厕所来的人很少,他一路扯着我衣袖最后站进那片昏暗死角,暧昧的阴影连带着遮住他大半张脸,只剩金丝边的镜框折出一丝精锐的光。唯有和我独处时,林彦俊总能快速脱下采访时甜到无数少女的酒窝暖男的伪装,往那柔软凹陷里不急不缓盛满鸩毒,再逼我一饮而尽。




见我没有往常的反应,他有些无聊的松了手,明灭的冷光下看不清他的表情。正当我松了一口气,那纤长的手指突然又摁住我下颌让我一时吃痛张了嘴,狡诈的舌立即伺机滑入,而扣在身后的另一只手如铁牢般无法挣脱,纠缠中我尝到之前送他的草莓薄荷糖的味道。




当时广告刚拍完收到两大箱的糖,我抱怨这吃几年都解决不了,他笑着提议广告商送你那么多,以后每次kiss前吃一颗,只要你尝到这个味道就会想起我们。我在他怀里笑着说好。





人有时候戏做太足,一些习惯自己会信以为真。





比起亲吻那更像是场满足他征服欲的表演,表演内容是看着沉溺于回忆的我开膛破腹取出那团藏在心底的柔软再当着他的面残忍撕掉。





末了男演员转身走回透过玻璃射进大厅的斑斓暖阳里,一如某个电影里男主角背影的侧写般无可挑剔我一时看得有些入迷。





他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回过头笑着舔舔嘴唇,露出那对酒窝:



“等会还有几场采访,别板着张脸。你知道最近外面在传什么。”



“恩。”




我对着厕所门口的落地镜将残留在脸颊的红揉进白里,整理了刚刚被弄乱的头发,让自己看上去与出来时毫无二致,才跟在他身后一起回了采访室。进门时几人纷纷笑说我们两关系好到厕所都要一起去。




“哎?那我们下次整个团一起去嘛。”




采访的女孩被他逗得咯咯笑,把下次标题都已想好:nine percent集体上厕所,不愧新声代男团团魂。




几个人又是笑到东倒西歪,满场子的鹅鹅鹅。我扯出个不算灿烂的笑脸,只觉这采访室有够冷。他坐我右边,彼此间保持那几厘米的不可侵犯距离,纵使王琳凯范丞丞这两个小屁孩多动症引起的冲撞波及到林彦俊那,也就终止在那里,永远不会传给下一个人。




一段关系的改变不是一朝缘起。




MV录制最后那天暴雨磅礴,我套上卫衣帽子就往外跑,落魄的连伞都忘了拿。初秋的雨砸在身上彻骨冰凉,大街上充斥着那些我听不懂的语言,没跑几步他从后面匆匆追上来拽我手腕,声音堵在黑色口罩下,闷闷的。




“长靖你在闹什么脾气?”




他好意思问我为什么生气?




我不是不知道在外面的谣言。一次两次我都可以当做是媒体恶意炒作,这次让我亲眼看他上了别人的车,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呢?有些人做戏不能做全套,在大家面前露出马脚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可笑啊。




“我不想再陪你演兄弟情的游戏了。团魂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吧。”




他眼神一黯,那瞬间的苦涩弄得我倒有些负罪感。




“为了自己的发展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吗?我不想再回到从前那段种日子了…”




他声音逐渐变轻同时松开了抓着我的手,两个在雨中淋透了的人获得路人纷纷侧目。口罩遮住了他一大半的脸,将那内心真实想法也掩饰的干干净净。




我明白他说的一切过往,只是从不知道他是那样的利己主义者,又如此害怕重蹈覆辙。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所谓的立场来评断他的是非,仅剩那些酸酸涩涩堵在胸口的东西告诉自己不能继续这样下去…




终究没有将那些道听途说或证据凿凿的利刃插入他的胸口,时至今日我仍然狠不下心来,当即能做的只有…



“我累了,我们分手吧。”



身后巷子里蓝紫色的霓虹灯将他的侧脸打上一层阴郁,在这雨夜里让人看的头皮发麻,他嘴角挂上一抹若有若无的讥笑:



“尤长靖你不想演了是么?以为你想退出就能退出?”



抓在我手腕上的力气大的惊人,我被不由分说拉近那个看上去有些潮湿肮脏的巷子里。



“林彦俊你放开我!你抓疼我了!”



裤子被扯下的瞬间外界的冷空气让人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开始从内心升起无名的害怕,颤抖着恳求他不要在这种地方做。




直到身下传来撕裂的痛楚我才意识到林彦俊疯了。




我被迫压在那画满涂鸦的墙壁上,冲撞时毛糙的水泥质感蹭的前端发痛又刺激。耳边是他口罩下粗重的呼吸声。




一个没有亲吻没有前戏的,仿佛机械运动甚至有些粗暴的做爱,我求了他好几次不要再继续,可身下的抽动没有停止,频率更快了些,最终的回应是他将满腔的怒气射在我体内,与滴在脸上的冰凉的雨水不同,格外炙热。




第二天我在一身黏腻中醒来,床边上没有留下任何人的温度,他既没有帮我清理身体也没有帮我点一份早餐,就这么走了。




那个夜晚淋了雨加上情事,导致我韩国回来后生了场大病, 采访时脸色不佳也是这个原因,不是因为和某人正处于冷战中,而是根本没力气回应。可有些人却完全没注意到那么明显的细节,还蠢的以为我只是在给他脸色看。




韩国回来后的冷战战线无限拉长,表面上我们还是团内兄弟情,下班后实则毫无交集,或者说我时不时单方面被他进行各种欺凌。




他仿佛变了一个人,不是那个会把我抱在怀里捏着我说“宝宝瘦了,我还是喜欢以前那样抱起来有肉的尤尤”的人;也不会在亲吻时从我眼角的痣亲到颈后面那块敏感的白皙肌肤;甚至不会在晚上给我热一杯牛奶催我早些睡觉。




他开始在私下两人独处时从言语和行为中对我粗暴,而我通常不会和他争吵,林彦俊的种种就像打在一团软乎乎的棉花上没有丝毫反应,反而更激起他的愤怒。




那天接到林超泽电话的时候刚从录音室出来,电话里传出他略显焦躁的声音,大概是林彦俊被人搞了,负面信息直接上了热搜第一,顺便牵连出一大串陈年旧事,公司电话都被打爆。




我不知该说什么,了解了下情况便草草挂掉电话。




回到别墅的晚上是接到电话后的第三天,开门时客厅的灯关着,这两天队友都在外面跑通告,我算是偶尔得闲霸占着一栋小屋。摸到开关开灯的那一刹那,沙发上的东西把我吓了一跳。




准确来说是那酒红色的皮质沙发上躺了个人,我想那应该是林彦俊。尽管那人瘦到两颊都削下去,下巴和眼睛下冒出的暗青色与那镜头面前光彩夺目的男神判若两人,整个人就像张纸悄悄黏在沙发的凹陷里,让我怀疑他是否还在正常呼吸。



沙发旁的茶几上放着几瓶空了的红酒和一个还盛着暗红色液体的勃艮第杯,都这种时候了喝的酒倒还算是好酒。




我进厨房泡了杯蜂蜜茶端到他身边,拍了拍他身上的毛毯。



“喂,你醒下进屋子睡,别睡在这要着凉。”



他不情不愿张开眼睛,看到站在面前的是我有些意外,蹭的坐起来导致酒后的头痛瞬间冲上大脑。我见他捂着脑袋皱了皱眉,就势坐在他身边的空位,把蜂蜜茶递给他。



“来,把这杯解酒茶喝了快去睡吧。”



他喝了几口暖茶脸色好了些,将玻璃杯放在一边的茶几上。



“你都知道了?”



我点点头。



“长靖,你说怎么才能做个大家都喜欢的偶像。”



虽然觉得他问错了人,我又能作何解。但是他抱上来的那一刻,我就感觉自己完了,无论发生了什么都无法拒绝这个人的请求,就算是多么荒唐的请求。我回抱住他,感受到他轻微的颤抖和呜咽,一遍遍抚摸着他后脑勺的头发试图平复他的心情。




只有和我一起的时候他才会不小心暴露出他弟弟的那面,任性而脆弱。




我捧着林彦俊消瘦的脸颊轻轻吻上去,他的眼神透露出一丝吃惊,但马上就迎合过来,他的泪有些咸咸的,我突然发现我们之间很久没有这样一个吻,不带任何情欲的吻,倒更像是深夜里两只受伤的小兽互相舔舐伤口。



“没事的,我会陪着你,没事的。”



“嗯,还有你不许再说分手的事!”



“好。”



我又再次将他抱紧,闻着林彦俊身上熟悉的薄荷香,不自觉地笑了。




人说温柔之人反抗时更可怕。




只你一句话我便会做你的盾,不需任何代价。




即使刺向你的刃也是出自我手。




既然你喜欢演,

那好,

我会陪你,把这一世戏做全。



END

感觉最近像过冬的松鼠一样疯狂屯粮,毕竟下礼拜开始就看不到兄弟情了……可能会慢慢发些过去的糖回顾一下😭

居家必备好男人justin无理由宠npy

好喜欢justin这里的笑


看到他们那么好才能让我想骂adsj的心冷静一点🍃

今天也一起下班呢



晕了,都交换💍了真的不去结婚吗??